登录|注册 中文

学术资源

古代女神都用什么“化妆品”?与现代相比毫不逊色

来源:历史大学堂

白居易的《长恨歌》脍炙人口,其中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成为千古名句,历久弥新。这里的粉黛,说的是皇宫内的妃嫔和宫女,其本意是指古代女神用的化妆品。

实际上,古代的化妆品不止粉黛,种类多样,与现代相比,毫不逊色。

妆粉

屈原的《楚辞·大招》中有“粉白黛黑,施芗泽只”的诗句,由此可以分辨,粉黛分为白黑两色。颜色不同,作用各异。粉,准确地说应该是妆粉,在战国时期就出现了妆粉。它的用途相当于现在的增白粉底。

《齐民要术》中记录初级妆粉的制作。妆粉以大米或栗米为原料,经过浸泡、研磨、沉淀、暴晒等步骤,刮去表面浮土,成品称为“粉英”。大米质地的“粉英”粘性不足,容易掉粉,而粟米制成的“粉英”,更有粘性,使用时加入香料,美白增香,一举两得。

既然有初级妆粉,就会有进阶妆粉。秦汉时期,出现了一种叫做“胡粉”的新式妆粉,它颜色白皙,质地细腻,关键是粘性足,深受姑娘们的喜爱。胡粉的发展经历了由糊状到块状的过程,效果不错,携带方便,很快取代了粉英的地位,成为主流妆粉。不过,胡粉含有铅、锡、铝、锌等重金属,长期使用会影响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和免疫系统的功能,造成大脑、肝、肾等疾病。爱美的菇凉真的是要美不要命。

胡粉还受到了文人墨客的青睐。三国时期,曹植在《洛神赋》中,用“芳泽无加,铅华弗御”来形容洛神的美丽脱俗。唐朝诗人韦元甫的《木兰歌》,用“易却纨绮裳,洗却铅粉妆”的诗句,描绘木兰替父从军的传说。宋朝文学家司马光在《西江月》中,以“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体现了当时妇女的日常生活。

画眉--黛

说完了粉,该聊聊黛了。古代,女神用烧焦的柳枝涂抹在眉毛上,这种方法显然太low了。南朝诗人徐陵在《玉台新咏序》中,记录了一种叫“石黛”的画眉工具,这是用石砚磨成细粉,加水调和后形成画眉墨。

隋朝大业年间,隋炀帝强征十五六岁的殿脚女为他的船拉纤。很快,他被画有蛾眉的吴绛仙吸引,将其纳入后宫,封为崆峒夫人。隋炀帝将螺子黛赐给吴绛仙,以示宠爱。即便隋末乱世,吴绛仙依然用着昂贵的螺子黛。

问题来了,螺子黛到底有多贵呢?唐朝颜师古在 《隋遗录》中记载:“螺子黛出波斯国 ,每颗直十金。后征赋不足,杂以铜黛给之。”螺子黛的价格居然高达十金,记载中提到的铜黛,价格相对于螺子黛便宜很多,是铜锈状化合物。两者均出自波斯,属于进口化妆品,价格高昂也在情理之中。

此外,还有一种来自西域的青雀头黛,颜色深灰,在南北朝时期传入中原。北凉武宣王沮渠蒙逊曾向南朝宋国,进献青雀头黛百斤,可见当时的青雀头黛用量可观。螺子黛、铜黛和青雀头黛在隋唐时期的黑黛市场上,形成差异化竞争,成为画眉的主要工具。

胭脂

“面子工程”事关重大,仅靠粉黛是不够的,还得有胭脂。实际上,胭脂是面脂和口脂的统称,相当于现在的护肤膏和口红。胭脂的原料是以“红蓝”花为主。这种花朵含有红和黄两种色素,在石钵中反复杵槌后,沥去黄汁,制成红色染料,经过阴干处理,形成脂膏。

胭脂,古称“阏氏”,它的起源有两种说法,一是由商末燕地的妇女用红蓝花发明的,二是胭脂原产于西北匈奴控制的焉支山。当时的匈奴皇后,常以阏氏妆脸,因此,阏氏成为匈奴皇后的代称。丝绸之路开通之后,西域的胭脂成为中原妇女化妆的必需品。

唐朝王焘的《外台秘要》,记载了口脂的制作方法:“《千金翼》口脂方:熟朱二两 紫草末五两 丁香二两,末麝香一两,上四味,以甲煎和为膏,盛于匣内,即是甲煎口脂,如无甲煎即名唇脂,非口脂也。”这种口红是无色的,作用类似于今天的润唇膏,这与当时干燥的气候有关。

与现在不同,唐朝的男人也用口脂。诗人刘禹锡在《为李中丞谢赐紫雪面脂等表》云:“奉宣圣旨赐臣紫雪、红雪、面脂、口脂一合,澡豆一袋。”另一位诗人白居易《腊日谢恩赐口蜡状》也提到:“今日蒙恩,赐臣等前件口蜡及红雪、澡豆等。”看来唐朝皇帝赏赐大臣口脂,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面膜

在古代贵族妇女中,还流行敷面膜。唐朝的太平公主就是位面膜达人。她命人在农历三月采集桃花,阴干研磨,配合七月的乌骨鸡血调和成膏状,据说这种面膜有美白皮肤的效果。

此外,唐玄宗的宠妃杨玉环常用的太真红玉膏,也是一种面膜,它是以鲜杏仁、轻粉、滑石粉为主料,辅以冰片、麝香,用蛋清调制而成。杨玉环在每天早晨盥洗之后使用,能让她的肤色始终保持红润光泽。两种面膜成份不同,效果却是类似的。

花钿

除此以外,还有一种如今不常见的化妆品。花钿是古代妇女贴在额头的花饰。花钿的颜色有红、绿和黄三种,以红色最多,采用金箔、纸、鱼腮骨、鲥鳞、茶油花饼等材质。花钿的形状有梅花、鸟、鱼、鸭等,新颖别致,楚楚动人。

花钿的出现纯属偶然,南朝宋武帝刘裕的女儿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竞效之。”因此,花钿又被叫做“梅花妆”或“寿阳妆”,在隋唐时期风行一时。

北宋陶谷所著《潸异录》上,记录了一件趣事:“后唐宫人或网获蜻蜓,爱其翠薄,遂以描金笔涂翅,作小折枝花子。”爱美的后唐宫女用网捕捉蜻蜓,剪下它的翅膀做成花钿,真是脑洞大开,不拘一格。

贴花钿用的是呵胶,据说是用鱼瞟制成的,呵气成胶,粘性十足,效果相当于现在的不干胶,不过伦家是纯天然的。在著名的《木兰词》中,有“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说的就是这档子事。卸妆时,用热水一敷,就能揭下花钿,方便实用。


古代和现代的化妆品做对比,就会发现古代化妆品种类丰富,颜色各异,照样能把女神打扮得美美哒。与现代的化妆品不同,古代的化妆品大都采用纯天然材质,绿色环保无污染,应该点个大大的赞。无论是古代,还是如今,有一点未曾改变,那就是人人都有一颗爱美的心。


文:计白当黑

参考资料:《楚辞•大招》《齐民要术》《隋遗录》《外台秘要》《潸异录》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