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中文

学术资源

策展笔记|中国人心中的江南:“自·沧浪亭”与心理学的碰撞


2018-07-06       来源:澎湃新闻


由知名策展人、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策展的“自·沧浪亭”当代艺术展正在苏州金鸡湖畔的金鸡湖美术馆对外展出,策展人以沧浪亭这座苏州古老的园林作为灵感,匠心独具,展厅陈设如同真实园林中的道路,设置“径、澄、见、宜”四个阶段,并邀请心理学家通过生物反馈设备采集观众游“园”的生理数据,将观众内心经历的虚拟 “园林”具象化。“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刊发策展人关于“展览与心理学碰撞”的感悟。



展览现场


“自·沧浪亭”这一展览是将许多平行线化为交叉点的项目。我们也首次在一个艺术展中引入了心理学的支撑。这一实验的前提是我有幸结识了中科院著名的心理学家刘正奎教授。在交谈间,刘教授提到心理学上一个观点:人是情境的动物——在我们的人格里,除了本能的部分是天生的,其他都是后天在一定情境中被固定下来的,成为之后遭遇与之相关情境时的心理基础。只要情境的影响足够强大,人甚至能改变自己原本的初衷,做出完全相反的行为。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的地下室设置了一个模拟监狱的场景,这个场景由物理环境和社会关系两部分构建,在地下没有阳光、没有钟表、刻意抹去时间刻度的模拟监狱里,24位品性良好、身体、心理健康的大学生,一半扮演囚犯,一半扮演看守,实验刚进入第二天,在极端情境的控制下,“囚犯”和“看守”们就进入了对立状态,几天后“看守”身上甚至出现暴虐的虐待倾向,而多名“囚犯”则受到严重的情感创伤。这个实验不得不在进行到第六天时因面临道德质询而中止。这虽然是一个很极致的例子,但他提示我情景的重要性。园林就是一个特殊的情境,展览的空间亦是如此。



展览现场


人在情境中养成了个体独立的品性,又在情境中变化、调适,人的心理与外部环境是交互活动的。现代人生活的情境中,焦虑累积越来越多,刘正奎教授一直致力于应用科研成果为焦虑的人们释放情绪、缓解压力,他这一课题的内容是通过构建VR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场景,帮助人们做情绪放松训练。基于心率变异性(HRV)作为测量指标的生物反馈是支撑他这个课题的核心科研成果。换言之,是在采集心率数据的基础上,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测算出人在阶段内的情绪状况。看似虚无缥缈的喜怒哀乐情绪变化,能通过心率被察知,是因为自主神经系统的存在,自主神经系统由交感神经与副交感神经两个分支系统构成,它们共同调控心脏、血管、胃、肠、外部腺体等器官的活动。而自主神经系统的活动,又受情绪变化的影响,心率变异性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交感/副交感神经的活动性。基于此,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针对这一指标,针对中国人的常模做了大量的数据实验,优化了算法,因此能取得较为准确的测算结果。



不同观众观展所得不同形态的“沧浪之水图”


在“自·沧浪亭”展览策划的过程中,因为跟刘正奎教授一次偶然的交谈,发现艺术正好可以为他的课题提供一个非常好的情境,某种意义上讲,心理学和艺术,都是作用于“心”的,刘正奎教授用数据解构的“情绪”,与艺术家用作品外化的“心绪”不正殊途同归吗?为此,我征得中央美术学院陈琦老师的同意,使用他的作品作为此次艺术与科学跨界的蓝本,而心理学家刘正奎在看到艺术家陈琦的作品时,也惊讶于他作品选取的意象,与心理学常用意象不谋而合。



展览现场


最终,我们确定以陈琦老师的水图作为原型,再以刘正奎教授的算法运算观众的情绪数据,调控图像变化。可以说,这是一件有科研成果支撑的交互艺术创作,在这个创作过程中,还有赖于我的策展助理刘晶及刘正奎教授的学生郑士春、杨小婷、交互设计师米昱、程序员陈海银创造性的工作,在并不充裕的时间里解决了多项技术和艺术转化、衔接的难题,最终得以让每个参与其中的观众,通过微信后台就能得到这幅完全由自己观展情绪绘制的“沧浪之水图”。图像中水波的或舒缓、或紧凑,其实是反映了观展过程中情绪的紧张、放松程度,而整个画幅的平静或起伏,则可以直观地看到自己在观展过程中的情绪跨度。在这幅图像之后,刘正奎教授还提供了另一份科学的数据,从平静、控制、稳定、流畅、抵抗五个维度分析整个观展过程的状态。

期待这次的跨学科实验只是一个开端,未来,我们希望做更多有意义且有趣的尝试。


延伸阅读:策展人感悟节选
对卢甫圣的作品感悟:

卢甫圣先生是一位学者型的艺术家,他的绘画是思想者的绘画。



《知一知二之间(局部)》,卢甫圣,水墨设色,2013年


他试图用原初的绘画语言链接古今与未来,甚至以图像建构哲学。从这个角度讲,他的画是离人远的。同时,他的作品是和谐的、雅的、可供玩味、品读的,又是离人近的。他试图在两极中求动态的平衡,这就是卢甫圣艺术的中庸之道。
卢甫圣先生的作品《知一知二之间》是一件以哲思为基础,超越了我们通常视觉经验的大作品。称其为大,不仅因为其尺度上带给观者的震撼,更在于作者对中华文化深层思考之后,以绘画的方式充分表述了他对宇宙、自然、时间、人类等基本问题的明确认识。人们常说“知其一不知其二”,卢先生也提出“视而非见”的概念,是讲你见到了事物的样貌,而不一定就已经触碰到真理,了解到表象之后的实质,更何况在表象与实质之间还有着丰富的、具有活性的、可供思索与研究的空间与内容。这件作品正是通过中国人熟悉的红色,中国人熟悉的山水,在东西、古今、具象与抽象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卢先生就站在“此岸”引导观者关照图像背后的东西,探求 “知一知二之间”的意义。

对杜小同的作品感悟



《雨霖霖》,水墨宣纸,杜小同


 “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也许,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江南,烟水迷离,月白风清,皆梦境。杜小同的《雨霖霖》、《草木深之二》、《自去来之二》这三件作品与江南园林有视觉上相通的气质,抛却了画面上繁琐的细节,只记下梦境一样的韵致。然而,如果你细读杜小同的作品与顺势而来的那些我们习惯的意境、虚幻与文人气又有着绝对距离!这个中的理由,或许因为所谓的现代性?因为艺术的全球化?但更因为杜小同自己!他的冷静与淬磨,他思考的厚度,他挑战的精神,使他的画面更具视觉之外的,薄雾之后的某种刚性的力量。因此,《草木深之二》、《自去来之二》的画面虽源自苏州市以西的天池山,但依然渗透出北人之风,甚至理性的剖析。
在这次“自·沧浪亭”展览的作品选择中,我一直试图找到那些表面很苏州、很江南的作品,而实质上有与习以为常的臆想不同的意味。这种拧巴与纠结,恰是园林中美妙背后的东西。而杜小同的作品给我们呈现的恰是平静背后的激烈与冲突,是他用一层层薄薄的色彩掩盖了某些刚性的东西,而一旦发现,自会有沉吟良久的理由。
更何况他笔下的那个雨中的亭子,着实太“沧浪”了!
对丘挺的作品感悟
对于“古”的认识,我认为朱良志先生表述得最为清晰透彻。

“这里所说的‘古’,不是古代的‘古’,崇尚‘古’,不是为了复古,它和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之类的复古思潮是不同的,那是以古律今,或者以古代今,而这里是无古无今,高古,是要通过此在和往古的转换而超越时间,它体现的是中国艺术家对永恒感的思考。”



展览现场


丘挺的作品在“自·沧浪亭”这个展览中出现,朱良志先生仿佛也帮我写好了。
“中国园林多是路回阜曲,泉绕古坡,孤亭兀然,境绝荒邃,曲径上偶见得苍苔碧藓,斑驳陆离,又有佛慧老树,法华古梅,虬松盘绕,古藤依偎。”
而这件高2.6米,长11.9米的大作,恰是在描绘展览中“澄”的状态。观众走过王冬龄老师的《竹径》,董小明老师的荷塘,穿过刘建华的《溢》,自然就融入了丘挺的《水泉院》,一个澄心静气的场域。我们依着《水泉院》围拢的状态专门搭建了弧形的环廊,与沧浪亭本身的空间遥相呼应。人在画中游,在这里不是比喻而是某种真实的存在。盘旋曲折的山径、虬结苍郁的古木、青山高瀑环绕的深潭、写着“清净心”匾额的禅院是风光的转换,是交响般的回声。而浅绛与青绿山水的结合,石青、石绿色彩的特殊质感,甚至与光线相撞时产生的荧荧闪烁,都使这件作品可以留住观者的脚步,达到我们展览的希求:不言、慢行、静观、遐思。
这“水泉院”不在苏州,而是北京西山一处僻静的景致。丘挺每次到香山,会避开嘈杂的人流,来此静静地坐上一会儿,品一下清茗。2011年,他决心画这幅大画,定稿后又闭关式的画了近3个月,才得收官。近年,我与他合作展览时,重要时刻方请出此作。丘挺也非常重视,每每展出之前,他还会再修改,再完善。因此,大家在金鸡湖美术馆见到的此画,其实又有新趣。加之展厅中还呈现了他新近创作的一套巴掌大小的《江山小景》册页,更是在对比中,建构出心游的快意。
对陈琦的作品感悟

陈琦老师的作品对“自·沧浪亭”这个展览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不仅跨越了展览所建构的虚实两个世界,更成全了“自·沧浪亭”展览两个重要的观念,一个是关于“时间”,另一个是关于“水”。



《时间简谱- 无去来处》,铁板雕刻, 陈琦



《时间简谱- 无去来处》,铁板雕刻, 陈琦


“时间里的空间”是“自·沧浪亭”展览概念里重要的一层。陈琦老师《无去来处》这件作品,光影投射下图案的原型是陈琦老师的“时间简谱”,在这个系列里,他试图为无形的时间赋形,这些曲曲扭扭的线条,来源于被虫蛀的书本,图形是时间留下的痕迹。而《无去来处》作品所投射的形态变化,是光的轨迹的变化,光线穿过镂刻的板,“有处”成为影,“无处”成为实。这是一个可供冥想的现实空间,也是本次展览的最后一件作品,希望所有的观众走到这里,可以再次驻足,试图让时间停顿,让思绪打开……
“水”是“自·沧浪亭”展览最核心的部分。“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园林在所谓“入世”和“出世”之间提供面对世界的方法和态度,以及面对问题和矛盾时的某些独有的解决方式,而这种解决方式与心理学相关。所以本次展览,在中科院心理所教授刘正奎老师的支持下,借助心理学的研究成果,以生理数据测量人的情绪,以陈琦老师的“水图”为原型,以交互设计的方式,让每一位佩戴手环采集生理数据的观众,都能于观展之后,在自己的手机上得到一幅自己情绪绘制的“心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