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术

豫章书院办学资格被注销,官方调查确有打戒尺、打龙鞭等行为


2017-11-08 来源:法制晚报


法制晚报11月5日消息,关小黑屋、罚戒尺、打“龙鞭”……近日,一个堪比翻版“杨永信”的南昌豫章书院,被学生在网络上口诛笔伐,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蓝色门里即是学生们口中的“小黑屋” (来源:法制晚报)


经南昌市青山湖区多部门联合调查后回应,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书院确实有罚站、打戒尺、打龙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对此,已责成区教科体局对该校教育机构进行处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


11月2日,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在微信群回应称: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已“主动申请停办,待政府部门批准后,由家校沟通对在校生逐步分流”。记者从当地宣传部获悉,相关部门已经核准该校的注销申请。


今天,豫章书院举行媒体开放日,书院老师和一些学生家长到场回应网络质疑。法制晚报记者多次拨打吴军豹的电话,但是对方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学生讲述 新生入学先进“烦闷室”关足7天


因为家庭长期不和谐,王明明(化名)患上中度抑郁症和焦躁症,开始厌学、早恋。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直到她通过网络搜索到“豫章书院”。


2014年底,刚过完16岁生日的明明,就被强行带上去江西南昌的列车。


“修身初中学堂、心理教育学堂、大专预科学堂,男女分区管理,面向全国常年招收:沉迷网络游戏;厌学辍学;离家出走;早恋叛逆;习惯不良;性格缺陷;暴力倾向;心理偏差等家长和传统学校难以教育和引导的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豫章书院的招生简章曾这样表述。


互联网的宣传让全国各地的“问题少年”被送进这里。包括王明明在内,学生进入书院第一次“历练”是被送进“烦闷解脱室”。“大概10多平的小黑屋,有些发霉的绿色军被,褥子旁边就是一个蹲坑”。明明说,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她自始至终不关灯,睡觉中把头蒙进被窝不敢动不敢出声,一蒙就是几小时,直到全身抽筋为止。“每天做的事就是坐着空想”。


曾在豫章书院担任信息办老师以及教官职务的周先生也向法制晚报证实,新生入学后,都会直接进入“烦闷室”,也就是学生口中的“小黑屋”。在这个没有窗户的小屋子里,学生足不出户,一日三餐由工作人员送进去,关足7天才能被放出来。


对此,豫章书院官方解释称,这是“森田疗法”。


从烦闷室出来后,明明开始了9个月的书院生活。在豫章书院,学生每天五点半就要起床,晨读,吃饭,开始一天的学习和训练。


“我母亲当时给我签了一年的合同,听说表现好点可以早点回家,我把所有的委屈和脾气都收起来了。”明明说。


教育改造 级别分明 犯错受罚揭发别人可免惩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豫章书院有一整套完整的“教育改造”体系:国学教育、体力劳动、犯错体罚,甚至还有一套类似古代监察的管理办法。从校长到老师,甚至到学生,不同管理级别的人有着不同的权限,还有一系列的处罚上报程序。


据北青报报道,山长吴军豹是书院的最高管理者,在山长之下,是男、女分校的副校长。平时,两校学生一起上课,分开住宿。副校长之下是“教学中心”,教官和老师都是管理人员。


往下是学生群体的管理层。男校和女校各有一名“学长”,是学生中最高级别的干部,下一级称为“议员”,男女校分别有两到三名,他们掌握着学校最基础,也是运用最广泛的权力——记“戒尺”:议员和学长观察哪名学生违纪,就可以记上一笔,少了就是两三戒尺,多了就十几戒尺。


在豫章书院,不服从管教是个可大可小的“罪名”。有时不服从管教只会招来两戒尺,有时候则会招来“龙鞭”。拒不拜孔子、偷看课外书、上课不专心都会成为挨戒尺的理由。


而谈恋爱、男女交流、打架、闹自杀、抽烟等属于大错,会挨龙鞭。对于龙鞭的材质,多数学生称是钢筋,有的说是玻璃钢,但吴军豹称是空心的塑料管。


“一次次地用打、罚来让我们低头屈服,对老师教官言听计从,甚至于在与家长的留言沟通中只字不能提里面的痛苦,有一点提到,老师就直接删除”。一名学生称。


有媒体在一个16人的豫章书院学生群里设置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所有受访的学生都挨过戒尺,52.63%的学生挨过龙鞭,42.11%的学生受过其他体罚,例如围着操场跑100圈、暴晒等。


法制晚报记者获悉,令学生们感到更加不安的是连坐与告密制度。另一名学生阳阳称,一男孩子跟一女孩子谈恋爱被发现了,就罚他们所有知情者围着两个篮球场蛙跳,每天蛙跳三十圈,除非告发某位同学的小秘密,第二天就不用跳了。


办校资质 脱胎于戒网瘾学校 入校无需相关批准


法制晚报记者获得了一份该校2014年的收费标准。其图片显示,第一年的收费为44550元,第二年30050元,第三年25550元。据一名学生称,“花费远不止这个数。”他提供的收据则显示,其半年的学杂费为31650元。


“能够改造孩子”是许多家长们不惜重金把子女送进这个学校的原因。那么,这所学校是否有收治问题少年的资质呢?10月30日晚,南昌青山湖区官方通报称,“豫章书院为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学校,系2013年5月16日成立的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2014年1月,经有关部门批复,增加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转化工作职能。”


据媒体报道,豫章书院修身学校于2014年2月23日,获得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检察院未成年人观护帮教基地的挂牌,并成为江西省首家未成年人观护帮教基地。


同年3月29日,豫章书院修身学校还成为南昌市民办公助重点青少年群体服务管理阳光学校。


根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可以送工读学校进行矫正和教育,不过,应当由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或者原所在学校提出申请,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而多位学生和家长则表示,进入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并不需要经过此程序。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豫章书院脱胎于一家戒网瘾的“龙悔学校”。通过“天眼查”查询,记者发现,豫章书院修身学校成立之前的 2007年,吴军豹先后成立了南昌市青山湖区龙悔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南昌市龙悔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并创办了一家戒网瘾的特训学校“南昌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


相关部门给予豫章书院申请停止办学的批复(来源:法制晚报)


最新进展


豫章书院办学资格被注销


今天上午,处于舆论漩涡中的豫章书院媒体开放日正常举行,部分书院老师和一些学生家长到场回应网络质疑。


针对豫章书院主动申请停办事宜,南昌青山湖区委宣传部回应法制晚报记者,经过青山湖教科体局研究已经同意其终止办学,并注销其办学资格。根据有关规定,责令其妥善安置在校学生和老师。区民政局也同意受理了豫章书院的注销申请。另外,经过公安机关调查核实,目前尚无证据证实该教育机构存在涉嫌犯罪或违反社会治安管理处罚的行为,欢迎有关人员提供证据和有关线索。


今年1月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明确: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在豫章书院待了9个月后,王明明称自己性格更加偏激、孤僻,不爱说话。


明明说,“如果当时我的母亲是选择多陪我关心我,而不是把我送去这么一个笼子里,我的人生可能会是另一种景致”。


(原题为《豫章书院办学资格被注销》,转载自澎湃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