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中文

学术资源

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颁出:苏童、艾伟等作家获奖


2018年03月07日  来源:澎湃新闻



3月5日,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的现场颁奖活动在汪曾祺故里高邮举办。本届汪曾祺文学奖共评选出《万用表》《小满》等8部获奖作品,苏童、艾伟、晓苏等其中6位获奖作家现场领奖。

汪曾祺是一位深受读者欢迎的具有广泛影响的著名小说家、散文家、戏剧家,是中国现代文学的杰出人物之一,高邮是汪曾祺的故乡,他的为人为文,可谓“文章秋水芙蓉,处世和蔼可亲,无意雕言琢句,有益世道人心”。自从2007年开始,高邮市委市政府与江苏省作协共同启动“汪曾祺文学奖”评选活动,今年是第五届。

据主办方介绍,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评选活动2017年5月启动以来,组委会邀请国内9名小说评论家和研究汪曾祺的专家作为终评委,对经过10名复评专家推荐的39篇作品进行终评,通过两轮投票产生最终8部获奖作品。


在3月5日的获奖者见面会上,获奖作家们分享了自己眼中对于汪曾祺其人其文的印象和看法。苏童谈道:“在我个人印象中,汪曾祺的创作中很重要的是和乡土、故乡的密切关系,当然中国的写作传统在很大程度上是写乡土,但更多是写的是土地,但乡土中还有一个被忽略也很难写的是水。汪老写的就是写水,他的作品当中那种清凉、宽厚的气质就是水的气质。”

艾伟认为,小说家里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作者,这类作家除了写小说以外,还有一个知识分子的身份,韩少功、张承志就是这类作者。另一类是纯粹的小说家,这类作家喜欢隐藏自己的知识立场。还有一类是文人。“汪曾祺是有文人雅趣的小说作者,比如他写书法、画画,喜欢喝酒,这种作者、小说家和文人的区分也是理解汪曾祺的一个路径之一。”

同时,艾伟也谈到,自从80年代以来,整个中国文学都是在向西方学习,在这个过程中,”汪曾祺几乎在所有的潮流之外,他保持了完全的自己的中国特性”。苏童也认为,汪曾祺的小说是典型的“中国范儿”的叙事。

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获奖作品及评语

苏童《万用表》

和早期的恣意飞扬、才情横逸相比,苏童现在的小说有一种内敛的力量,比青春时代多了沉稳和刀削般的锐利和冷锋。《万用表》描写转型中的社会和成长中的人,是如何变成共同体又如何走向悖论的。山里人小康讨厌过城里人大鬼,但小康最后把自己变成了自己讨厌过的那种人,以致让人们觉得大鬼是小康的偶像。然而,大鬼的状态并不适合小康,大鬼和小康的生活本身就各有各的问题。小说写出了生活和价值的某种悖反,人生没有模式,模式没有人生。万用表不可以万用,他人的生活方式对自己不一定具有可适性。在价值观的选择上,每个人的路径与自身的文化血脉是密不可分的。(王干)

艾伟《小满》

现代作家沈从文柔石曹禺吴组缃罗淑等先后写过"典妻"、"代乳"和夺子弃母的故事,取得极高的艺术成就与文学史地位。艾伟近年多部作品也关注当代社会类似的畸形伦理现象,短篇《小满》把一个"代孕"故事讲得跌宕起伏,是向上述经典作家致敬,也是对当下现实的积极回应。小说写古董商人白先生外表斯文,内心隐藏一段不可告人的发财前史,写白太太温和平易,但关键时刻杀伐决断毫不容情,写女佣喜妹奴性天成,相信"从来如此便对",都可圈可点。主人公小满天真善良,易受摆布,也容易落入幻想,加之无法回避天然的母性和妻性,心理严重受伤,终于疯癫,这一层写得尤为成功,作品也因此显出鲜明的当代性。喜妹有限视角与隐含作者全知视角之间张力的把握更见匠心。你若非喜妹,将如何看待类似的代孕故事?作者的追问难以回避,小说的撼人力量正由此而来。(郜元宝)

范小青《碎片》

这篇《碎片》写一件旧连衣裙成为新连衣裙重返原主的流程,以有效的叙事粘合,将本来不相干、看似混杂不清的人物与事件,重组为一条轨迹清晰可见的当代生活链,以及在这条生活链之下日渐形成的“物流”世界。作品既是对这个越来越碎片状和忘失化的时代的真实写照,同时也是对这个越来越具有荒诞性的消费社会的揭示与嘲讽。夸张而不失实,机巧而见自然,轻快而呈冷凝,作者从普遍化的生活场景描述中,洞见世态人情变异,更能看出笔法的精确。将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授予《碎片》,是范小青在这篇短篇小说中显示的智慧与幽默,深合汪曾祺的语言谐婉流韵。(费振钟)

黄蓓佳《万家亲友团》

黄蓓佳的短篇小说《万家亲友团》较为敏锐地书写了当下社会以微信和微信群等为代表的新媒体技术所引发的人际交往方式的变化,揭示了这些变化对伦理关系的影响与冲击,表达了作家的关切与隐忧。作品的人物塑造真切生动,各富自己的性格基础,两相对照,因此显得愈加分明,从而也为故事的发展特别是结尾的突转奠定了确实可靠的性格逻辑,颇为合理。作品的语言朴实自然,略显谐谑,与作者的内在隐忧和我们对人物命运的慨叹反倒构成了有效的张力,进一步丰厚和扩展了作品的艺术空间与精神内涵。(何言宏)

晓苏《三个乞丐》

作为晓苏乡村系列短篇之一,《三个乞丐》表现出了新的小说气象,它对短篇的边界和限度提出了挑战。作品对自己经营多年的"油菜坡"叙事策略做了修订,将笔触伸向了更为广阔的世界,从而成为当下社会的风俗化写照。传统与现代,城市与乡村,人心与世相,许多现实问题被放置在一个看似有限的小说空间中却无拥挤滞塞之感。晓苏以场景的置换、片断的剪辑、真实与想象的重叠,化整为零、化实为虚、轻松戏谑、游刃有余,显示出了别开生面的短篇智慧。(汪政)

付秀莹《找小瑞》

付秀莹短篇小说《找小草》写63岁寡妇润叶,媳妇病死,"冷性人"儿子对家事不管不顾,她只好又当奶奶又当妈,辛苦操持家务,艰难度日。小说围绕小叔媳妇上门催债、孙女胖丫要钱买校服这两件事展开,冷静而又多情地刻画润叶表面上惜钱如命,其实是为了渡过难关而不得不含垢忍辱,机关算尽。作者体贴卑微细民的心理十分准确,显示出深刻的悲悯与精湛的技艺。主要人物饱满生动,次要人物如小叔媳妇的不讲情面,小叔的割不断的亲情,寥寥数笔,也写得相当到位,整部作品因此舒展,大气。(郜元宝)

黄咏梅《病鱼》

黄咏梅的短篇小说《病鱼》讲述了我们这个时代令人痛心的闰土故事。在这样的讲述中,作家一方面书写了满崽精神性格的残缺和命运与生存的沦落;另一方面,还书写了叙事人“我”及“我”全家对满崽的关爱与宽宥,令人唏嘘。作品通过对故乡与往事的双重回返,亲证且追溯,不仅从现实、历史与精神品性等多重维度揭示满崽之“病”的成因,还以两家、两代人、两个时代互参对照,以“毒蛇”与“病鱼”蕴涵象征,较为充分和多侧面地塑造了满崽这一既有热心与善良,亦有失德与非法的冷酷、蛮狠、颇多病变的复杂性格,使作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启蒙主题意味深长,具有深刻的启示和警醒意义。(何言宏)

朱辉《绝对星等》

朱辉的《绝对星等》将一个科学术语引入小说,并且作为小说的标题,允许从艺术构思层面和科学元素层面进行解读,但显然只是第一步。朱辉在(绝对星等)里当代社会背景下老一代知识分子的感怀、震荡和执着,表达了对知识和科学的敬畏。小说丰沛和引人深思之处在于,将人物的思想、状况置放于时代现场,展开理性与感情、人文情怀和世俗现实的冲突,通过细腻的心理刻划,传导出一种具有想像力和超越性的精神。对具有象征性的星空的向往和敬仰,具有康德所说的深沉和持久的意味。(李国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