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术

板蓝根在新疆是画眉神器,从西域眉眼看千年来的文化渗透

 

2017-05-12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女性对于眉眼的修饰在汉地有悠长的历史,不少诗文绘画中均有体现。在新疆地区,这一习俗亦由来已久。天山南北早期铁器时代至汉晋时期的遗址中,就广泛发现了石眉笔和矿物颜料,足见当时画眉风气之流行。而画眼线则是中亚-西亚千年的时尚,康熙朝屯兵新疆的达斡尔族后裔,在数百年后保留了祖先的语言和习俗,却在眉眼间的装饰受到了新疆当地传统的影响。

汉地很早就用蛾眉来指代女性。如《诗·卫风·硕人》:“螓首蛾眉,巧笑倩兮。”至李唐,李白亦说:“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唐代绘画中的蛾眉和蚕蛾之触须近似,短粗而上扬。

(传)唐代周昉《簪花仕女图》

如传为唐代周昉绘制的《簪花仕女图》,粗绢本,设色,纵46厘米,横180厘米,卷无作者款印,亦无历代题跋及观款,作品现收藏于辽宁省博物馆;又如吐鲁番阿斯塔那187号墓出土的《唐代弈棋仕女图》,墓主张氏是武则天时安西都护府的官员,曾被授予上柱国勋爵,弈棋贵妇为画的中心人物,她头束高髻,簪花耀顶,眉作倒八字晕饰,面色红润,丰肌肥体,上穿绯地蓝花袄,还有白纱披肩,下着绿花罗裙,当为六品官吏之妻,作品现收藏于新疆自治区博物馆。

《唐代弈棋仕女图》,吐鲁番阿斯塔那187号墓出土,现藏于新疆自治区博物馆

显然蛾眉的形象多少受到了蚕蛾之触须的启发,蛾眉的流行和汉唐养蚕丝织业发达似有关系。1943年,美国摄影师William Vandivert尚在新疆拍到女人有这种蛾眉。

家蚕蛾

野桑蚕蛾

美国摄影师William Vandivert1943年拍下的新疆妇女

女性对眉毛的修饰在新疆有悠久的传统。新疆和静县莫呼查汗墓地75号墓出土了石眉笔,根据墓葬中出土的木头样本的放射性碳素年代测定,该墓葬时代约公元前9世纪。

新疆和静县莫呼查汗墓地75号墓出土的石眉笔

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发现了汉晋时期石眉笔和矿物颜料块。矿物颜料块表面有凹槽,刚好和石眉笔吻合,两者是配套使用的化妆器物。这种眉笔广泛发现于天山南北早期铁器时代至汉晋时期的遗址,可见当时画眉风气之流行。

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发现的汉晋时期石眉笔和矿物颜料块

时至今日画眉依然是新疆女性的风尚。为新疆和静县妇联举办的奥斯曼草汁描眉比赛。新疆的女子从小就用奥斯曼草汁画眉,这种草汁有使眉毛变黑的功效,是天然的美容品。

和静县妇联举办的奥斯曼草汁描眉比赛,摄于201698

奥斯曼,维吾尔人称之“眉毛的粮食”。这种植物实际上就是我们熟悉的板蓝根,板蓝根和奥斯曼就是一种植物的不同用途而已。这种学名叫菘蓝(Isatis indigotica Fortune)的二年生草本植物,叶呈深绿色,在房前屋后均可种植,极易成活。

乌鲁木齐街头售卖奥斯曼草的人

现在,每当夏季乌鲁木齐二道桥一带的街道上就有南疆来的小贩在销售奥斯曼草。

乌鲁木齐街头售卖奥斯曼草的人

上图中女性的眉形称为连眉,这是新疆很流行的一种画眉方式。相传,维吾尔妈妈相信,女儿两眉之间的距离越小,将来出嫁的地方就离娘家越近,这样母女之间就可以免受遥遥相思之苦。所以,母亲在女儿出生后的第七天起,便用奥斯曼草汁涂抹女儿稚嫩的双眉,等女儿渐渐长大后,她的眉毛变得乌黑亮密,楚楚动人,这种神奇的生眉效果也相传至今。

对于眼妆而言,画眼线和画眉是互为表里的。画眼线是中亚-西亚千年的时尚。

古代埃及艺术品上的荷鲁斯之眼

荷鲁斯之眼的来历与荷鲁斯神为父报仇有关。奥西里斯与伊西斯之子荷鲁斯长大成人后,在与杀父仇人塞特神的搏斗中,荷鲁斯的左眼被塞特夺走了。他的眼睛非同寻常,因为他的左眼代表的是月亮,右眼代表的是太阳。左眼被夺走了,月亮神孔斯自然要出手相助。在一个月圆之时,荷鲁斯在月亮神的帮助下,经过殊死搏斗,终于打败了塞特,将左眼夺回。后来,荷鲁斯将这只失而复得的眼睛献给了父亲、冥界之神奥西里斯。再后来,荷鲁斯之眼就成为辨别善恶、捍卫健康与幸福的护身符。古埃及人也相信荷鲁斯之眼能在他们复活重生时发挥作用,例如在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坦卡门的木乃伊上也绘有有荷鲁斯之眼。

上图为乌兹别克斯坦KHORESMIA出土的公元前3-1世纪的壁画中所表现的眼线。而笔者拍摄于2016711日新疆民丰县客运站南疆女人的眼线,从图上似乎还能看出以上两例的神韵。

民丰县客运站拍摄的南疆女人

2017110日,首届达斡尔族春节联欢晚会“鲁日格勒”在内蒙古海拉尔举行。许多侨居异乡的达斡尔族人不远万里返回呼伦贝尔草原参加这次民族聚会。其中有一支庞大的群体就是生活在新疆塔城的达斡尔族。如今,在塔城生活着4900多名达斡尔族人。

17世纪80年代,新疆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头目葛尔丹举兵反清。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年),康熙帝御驾亲征。在这次征战中,布特哈(今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所属扎兰屯市)等地区达斡尔、鄂温克二旗官兵各500人被编入西征队伍,在征战中表现骁勇,屡立战功。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年),清政府决定,新选派来新疆的达斡尔、鄂温克二旗官兵须携带家眷,将永戍新疆伊犁地区——这就是现在居住在塔城的达斡尔族人的祖先。

塔城达斡尔族女人画的眼线

据来参加“鲁日格勒”的塔城达斡尔族人讲,300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祖先的语言和习俗,而有趣的是,到场的塔城达斡尔族女人无一例外地画了极具新疆味的眼线,使她们很容易从外貌上跟本地人区别开来。文化的渗透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自然而然地发生着。

评论